24小时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400-661-5989
400-661-598924小时全国免费咨询电话

MBA评论:我国的最大危机,是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!

来源:在职研究生教育网(www.onjobedu.com 【在职研究生教育网】 2018-04-25 15:25:41

  【导读】MBA评论:美国商务部近日宣布,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,为期长达7年,国内一片哗然。如果美国真的禁止ZTE进口美国的产品7年,没有政府扶持的话,ZTE基本上确定可以关门了。核心零件受制于人,没法。

  

MBA评论:我国的最大危机,是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!

 

  中兴事件注定将成为中国崛起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。虽然自家的头牌“高科技公司”一打就趴下,但它能带给我们疼痛和清醒。

  真正的研发需要高投入、长周期,偷窃来的快,久而久之大家全进了这个死胡同。长期忽视基础研究,忽视技术创新。

  “技可进乎道,艺可通乎神。”工匠精神的核心内涵是精益求精。

  全球77%的手机是中国制造,但其中不到3%的手机芯片是国产的。全世界最好的芯片在美国,其次是日本,欧洲,再次是韩国,最后是中国台湾。我们自己所谓的“高科技”,更像是纸糊的风筝,徒有其表,稍有风雨,直线坠落。

  如果哪天美国拉着日本和欧洲对中国芯片禁运,那中国的电子行业就彻底废掉,中国所有的带电子控制系统的,包括家用电器,汽车,飞机,电网控制,都将不能生产。

  如果美国政府制裁持续过久甚至扩大化,中国整机产业可能面临灭顶之灾。

  现代战争早已不是靠飞机军舰打赢的,而是核心高科技领域的匠心与日积月累的寂寞积累与投入!

  从现在起,我们可以靠美国芯片活得很好的幻想应该破灭了。特朗普政府在帮助我们下这个决心。如果真的转换了思路,也许多少年之后,我们会感谢美国今天做出的限制决定,庆幸它促使中国改变。

  有工程师称,中国的技术之所以上不去,就是因为大学的教育没有上去。

  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曾发表演讲:当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,这个国家一定出了大问题。

  施一公的演讲

  如今我们的 GDP已经全球第二,但是看技术革新和基础研究的创新能力,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排在 20名开外。我不知道在座的哪一位可以心安理得地面对这个数字。我们有14亿人口,我们号称重视教育、重视科技、重视人才。我们的科技实力、创新能力、科技质量在世界上排在20名开外。

  有的人或许会怀疑,认为我说的不对,会说我们都上天揽月、下海捉鳖了,怎么可能创新不够,我们都高铁遍布祖国大地了,怎么可能科技实力排在 20名开外。

  我想说的是,你看到的指标和现象,这是经济实力决定的,不是科技实力决定的。我们占的是什么优势,我们占的是经济体量的优势。

  我在海外的时候,只要有人说我的祖国的坏话,我会拼命去争论,因为我觉得我很爱国。

  四月份,我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年会上领奖,晚宴时,与一位瑞典的知名教授聊天,谈到中国的科技发展,他很不屑一顾,我觉得很委屈、很愤懑,但是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:不管怎么说,我们国家登月已经实现了,你们在哪儿?但他回敬了一句,让我说不出话。

  他说:施教授,如果我们有你们中国的经济体量,我们能把五百个人送到月球上并安全回来。

  在国内,我觉得自己是个批判者,因为我很难容忍我们自己不居安思危。我们对国家的科技实力和现状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,怎么发展,怎么办也要有清醒的认识,并形成一定的共识,而不是仅仅停留在争论来争论去的层面。

  首先我想讲,大学是核心。我想讲的第一个观点就是,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,从来不该在大学里谈就业。就业只是一个出口,大学办好了自然会就业,怎么能以就业为目的来办大学。

  就业是一个经济问题,中国经济达到一定程度就会提供多少就业,跟大学没有直接关系。

  大学,尤其是研究型大学,就是培养人才的地方,是培养国家栋梁和国家领袖的地方。让学生进去后就想就业,会造成什么结果?就是大家拼命往挣钱多的领域去钻。

  清华 70%至 80%的高考状元去哪儿了?去了经济管理学院。连我最好的学生,我最想培养的学生都告诉我说,老师我想去金融公司。

  不是说金融不能创新,但当这个国家所有的精英都想往金融上转的时候,我认为出了大问题。

  管理学在清华、在北大、在整个中国都很热,这是违背教育规律的一件事情。专科学校办学的理念,是培养专业人才,为行业输送螺丝钉,但大学是培养大家之才,培养国家各个行业精英和领袖的地方,不能混淆。

  学不以致用。你们没听错,我们以前太强调学以致用。我上大学的时候都觉得,学某一门课没什么用,可以不用去上。其实在大学学习,尤其是本科的学习,从来就不是为了用。

  但这并不意味着用不上,因为你无法预测将来,无论是科学发展还是技术革新,你都是无法预测的,这个无法预测永远先发生,你预测出来就不叫创新。

  大学里的导向出了大问题,那么怎么办?其实很简单,大学多样化,不要一刀切,不要每个学校都就业引导,每个学校都用就业这个指标考核,这对大学有严重干扰。

  我对基础研究也有一个看法。我们国家非常强调成果转化,现在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“加强转化”。但我想问一句,转化从哪儿来?

  我们的大学是因为有很多高新技术没有转化成生产力呢,还是我们根本就不存在这些高新技术?我认为是后者。我们的大学现在基础研究能力太差,转化不出来,不是缺乏转化,是没有可以转化的东西。

  当一个大学教授有了一个成果,无论是多么基础的发明,只要有应用前景和产业转化的可能,就会有跨国公司蜂拥而来,我就是个例子。

  我十四五年前,有个简单的、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发现,就被一家公司盯上了,主动来找我。这些公司就像那些禁毒的狗一样不停在闻,在看,在听,他们非常敏感,不可能漏掉一个有意义的发现。

 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呢?是鼓励科学家创办企业。大家没听错,今年在人大会议我听到这个话后觉得心情很沉重。

  术业有专攻,我只懂我的基础研究,懂一点教育,你让我去做经营管理,办公司、当总裁,这是把我的才华和智慧用到了错误的地方。人不可能一边做大学教授,一边做公司的管理人员,一边还要管金融。

  我们应该鼓励科技人员把成果和专利转让给企业,他们可以以咨询的方式、科学顾问的方式参与,但让他们自己出来做企业就本末倒置了。

  【相关文章推荐】

 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2019年MBA提前面试时间安排

  在职研究生好不好考取决于什么?

  工程硕士在职研究生是如何招生的?

快速报名

*

*

 

 

  请留下您的问题,我们会及时帮您解决...

提交 在线咨询